回到顶部
柳传志女儿柳青:父亲是个较真的老头儿
  • 2013年03月22日 发布
  • 来源:新浪财经
  • 标签:
  • 柳传志柳青
  • 14
  • 20977
  • 0
  •  
  •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柳传志之女柳青,作为高盛公司直接投资部董事总经理,她每个月总有两个星期在外地谈项目。不过,谈完项目后的她总是想尽快赶回北京的那个家。在同一个小区里,住着自己的父母亲。谈起自己的父亲,她的脸上满是笑意:“我很幸运能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柳青和老公都是搞投资的,并育有3个孩子。


    柳青认为,“父亲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精神层面的东西,他培养了我的性格、意志和品质,让我受益终生。”


    1984年,柳传志下海创办联想的时候,柳青只有6岁。在她的记忆中,父亲一直都很忙,同在联想打拼的母亲也很忙。这个时候,年长8岁的哥哥承担了更多的责任,不仅送她上学,还替父母去开家长会。


    不过,那种浓浓的亲情却始终都在,从老一辈就是如此。柳青至今还记得爷爷离世当天的场景:病危中的爷爷把奶奶叫到病床边,已经不能说话的他给了奶奶一个饱含深情的法式亲吻作为永别,这让在场的柳青热泪盈眶。


    父亲家一共4个兄弟姐妹,父亲是老大,大家的感情都非常好。除了大姑已经出国之外,其他3个家庭竟然都住在同一个小区。每个月,这个大家庭十几口人都会到父亲家里聚会。每个人都争着发言,也会喝点小酒。柳青的叔叔比较能喝一点儿,就会找父亲敬酒。这个时候,在外面滴酒不沾的父亲也会小酌几杯,喝完之后既不亢奋也不多说话,只是笑眯眯的,这与他在外界那种不怒自威的形象形成了鲜明反差。


    柳青觉得,父亲最在意的人就是母亲。他们是大学同学,真正是同甘共苦、相濡以沫,有着非常深的感情。父亲很少煲电话粥,如果发现他不停地讲电话,那肯定是在跟母亲聊天。父亲经常把做成的以为得意的事讲给母亲听,不过,爱较真的母亲听完之后往往还会挑刺,这时他只好无奈地说,周围所有的人都认可这件事,你是唯一不认可的。如今,他们全家还建了个微信群,聊得热火朝天。父亲每次出差的时候,都会问柳青是否在北京,在的话就会给她布置个任务——陪陪母亲。


    我要评论:
    评论数:3人
     表情
    • [导读]IPO撤单的企业已成为并购机会的富矿区 一场运动式的专项财务检查,让中国式IPO“原形毕露”。 潘路(化名)是北京某拟上市公司董秘,他其实一点都不愿意和人讲自己公司IPO撤单的事情。 直到最后一天,3月31日,证监会规定的提交财务自查工作报告的截止日期,公司才最终决定撤回材料,终止目前到创业板IPO的上市申请。 原因很简单,公司的业绩没能达到证监会要求的创业板的发行条件—业绩要增长,不能下滑,哪怕只下滑不到1%,也必须撤回材料。 春节时候,潘路都认为业绩认定方面问题不大。但因为感觉这次财务检查非同一般,会计师比较保守,认为这种以一张张合同构成收入的工程类公司,收入和成本的认定再认真也难免有考虑不周的地方,比较容易受到冲击。 经过无数次和会计师及券商保代的沟通、协调,最终选择放弃。 撤单让潘路一年多的努力付诸东流(他是公司为了上市专门聘请的),也让公司的老板很不开心。 白手起家一手创立起这家公司的老板,为了这次上市,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但主要不是财富缩水的问题。而是上市前,老板对政府、股东员工、客户、供应商、利益相关者都有些承诺,现在这些都需要重新解释。 在潘路看来,这单IPO也不是一点回旋余地没有,毕竟财务处理是有很多主观理解的。但为慎重起见,这单撤就撤了,公司反正运营业绩不错,等待业绩符合标准了,继续再申请就是。 自查阶段,提交终止审查申请的有162家企业,其中,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分别为9家、47家、106家。潘路自己所知道的五六家撤回创业板申请的,基本上是因为业绩达不到要求。 按照比例,这次专项检查创业板受到冲击显然也最大。潘路不是不知道之前创业板出现过很多诸如造假、上市就业绩变脸的问题。 但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更严格的审核吗?按照潘路浸淫中国资本市场十多年的经验,他认为这样的后果是很可能导致更加高超的造假。 和潘路相比,陈思明(化名)对此次财务检查持欢迎态度。陈思明是一名保代。这次他手头有一个项目参加IPO财务检查,他没有撤单。 虽然也是上天入地地去收集各种财务底稿,感觉到累,但陈思明觉得这原本就是保代的职责所在。“这些要求,原本就是过去证监会一贯的要求,并不严苛,也没有超出想象,这一次只是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落实而已。” 至于创业板的业绩要求,陈思明觉得,对“高风险的项目”提高“计提”,无可厚非,同时也是在“敲山震虎”。 撤单之后,潘路和老板并没有闲下来,因为各类机构来访者尤其是PE、上市公司投资部门等,不停来访。 他们基本是来寻求并购机会的。现阶段资本市场认可,能做到拟上市阶段的公司,基本算是股权结构明晰、财务梳理妥当、管理运营较好、有着良好发展前景的公司,是具有投资价值的,IPO不成并购机会显现。撤单的企业已成为并购机会的富矿区。 事实上,证监会这两年来力推并购来改变当前资本市场只盯着IPO的融资现状,一直鼓励优质的上市公司通过市场化并购手段进行产业整合。 “证监会对收购的审核比IPO简单得多。”潘路说,为了让并购成为今后融资的一个大方向,证监会对上市公司并购非上市公司方面的政策相当宽松。 并购也是个多赢的途径:上市公司以较低的市盈率估值购买优质盈利资产去充实上市公司的业绩;拟上市公司可以不用再排队等IPO,通过装入上市公司实现股权证券化间接上市;PE和机构投资者们则可以早点在二级市场解禁退出…… 这一点,陈思明也认可。其实他本人已经开始着手考虑做一些并购业务。40岁的他,2009年取得保代资格,在成为保代之前,长期在上市公司工作,有着一定的实业经验。 不过潘路认为,绝大多数券商保代都没法做到像陈思明这样,较为轻松就能转向并购业务领域。 并购最考验人的智慧。需要好的中介机构,找到一些好的并购基金,需要真正懂并购并能熟练操作的人。但国内做并购做得好的,不是券商。 要做好并购,是需要想象力和执行力的。因为并购中利益相关方太多,就得准备若干套方案,像千手观音一样,对于各方的利益和妥协,能看得准,找得到。 但多数券商的投行只擅长严格按照证监会的要求,做IPO,有些条条框框抠得让潘路觉得“简直要把律所的饭碗一并抢下来”,非常没有想象力。 除了并购,还有重组等其他的资本运营方式。在潘路看来,目前券商投行部门在这些业务面前还远未准备好。从去年IPO暂停开始,投行就不好做了。这次以后,如果还不转型,未来日子将更难过。[导读]IPO撤单的企业已成为并购机会的富矿区 一场运动式的专项财务检查,让中国式IPO“原形毕露”。 潘路(化名)是北京某拟上市公司董秘,他其实一点都不愿意和人讲自己公司IPO撤单的事情。 直到最后一天,3月31日,证监会规定的提交财务自查工作报告的截止日期,公司才最终决定撤回材料,终止目前到创业板IPO的上市申请。 原因很简单,公司的业绩没能达到证监会要求的创业板的发行条件—业绩要增长,不能下滑,哪怕只下滑不到1%,也必须撤回材料。 春节时候,潘路都认为业绩认定方面问题不大。但因为感觉这次财务检查非同一般,会计师比较保守,认为这种以一张张合同构成收入的工程类公司,收入和成本的认定再认真也难免有考虑不周的地方,比较容易受到冲击。 经过无数次和会计师及券商保代的沟通、协调,最终选择放弃。 撤单让潘路一年多的努力付诸东流(他是公司为了上市专门聘请的),也让公司的老板很不开心。 白手起家一手创立起这家公司的老板,为了这次上市,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但主要不是财富缩水的问题。而是上市前,老板对政府、股东员工、客户、供应商、利益相关者都有些承诺,现在这些都需要重新解释。 在潘路看来,这单IPO也不是一点回旋余地没有,毕竟财务处理是有很多主观理解的。但为慎重起见,这单撤就撤了,公司反正运营业绩不错,等待业绩符合标准了,继续再申请就是。 自查阶段,提交终止审查申请的有162家企业,其中,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分别为9家、47家、106家。潘路自己所知道的五六家撤回创业板申请的,基本上是因为业绩达不到要求。 按照比例,这次专项检查创业板受到冲击显然也最大。潘路不是不知道之前创业板出现过很多诸如造假、上市就业绩变脸的问题。 但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更严格的审核吗?按照潘路浸淫中国资本市场十多年的经验,他认为这样的后果是很可能导致更加高超的造假。 和潘路相比,陈思明(化名)对此次财务检查持欢迎态度。陈思明是一名保代。这次他手头有一个项目参加IPO财务检查,他没有撤单。 虽然也是上天入地地去收集各种财务底稿,感觉到累,但陈思明觉得这原本就是保代的职责所在。“这些要求,原本就是过去证监会一贯的要求,并不严苛,也没有超出想象,这一次只是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落实而已。” 至于创业板的业绩要求,陈思明觉得,对“高风险的项目”提高“计提”,无可厚非,同时也是在“敲山震虎”。 撤单之后,潘路和老板并没有闲下来,因为各类机构来访者尤其是PE、上市公司投资部门等,不停来访。 他们基本是来寻求并购机会的。现阶段资本市场认可,能做到拟上市阶段的公司,基本算是股权结构明晰、财务梳理妥当、管理运营较好、有着良好发展前景的公司,是具有投资价值的,IPO不成并购机会显现。撤单的企业已成为并购机会的富矿区。 事实上,证监会这两年来力推并购来改变当前资本市场只盯着IPO的融资现状,一直鼓励优质的上市公司通过市场化并购手段进行产业整合。 “证监会对收购的审核比IPO简单得多。”潘路说,为了让并购成为今后融资的一个大方向,证监会对上市公司并购非上市公司方面的政策相当宽松。 并购也是个多赢的途径:上市公司以较低的市盈率估值购买优质盈利资产去充实上市公司的业绩;拟上市公司可以不用再排队等IPO,通过装入上市公司实现股权证券化间接上市;PE和机构投资者们则可以早点在二级市场解禁退出…… 这一点,陈思明也认可。其实他本人已经开始着手考虑做一些并购业务。40岁的他,2009年取得保代资格,在成为保代之前,长期在上市公司工作,有着一定的实业经验。 不过潘路认为,绝大多数券商保代都没法做到像陈思明这样,较为轻松就能转向并购业务领域。 并购最考验人的智慧。需要好的中介机构,找到一些好的并购基金,需要真正懂并购并能熟练操作的人。但国内做并购做得好的,不是券商。 要做好并购,是需要想象力和执行力的。因为并购中利益相关方太多,就得准备若干套方案,像千手观音一样,对于各方的利益和妥协,能看得准,找得到。 但多数券商的投行只擅长严格按照证监会的要求,做IPO,有些条条框框抠得让潘路觉得“简直要把律所的饭碗一并抢下来”,非常没有想象力。 除了并购,还有重组等其他的资本运营方式。在潘路看来,目前券商投行部门在这些业务面前还远未准备好。从去年IPO暂停开始,投行就不好做了。这次以后,如果还不转型,未来日子将更难过。[导读]IPO撤单的企业已成为并购机会的富矿区 一场运动式的专项财务检查,让中国式IPO“原形毕露”。 潘路(化名)是北京某拟上市公司董秘,他其实一点都不愿意和人讲自己公司IPO撤单的事情。 直到最后一天,3月31日,证监会规定的提交财务自查工作报告的截止日期,公司才最终决定撤回材料,终止目前到创业板IPO的上市申请。 原因很简单,公司的业绩没能达到证监会要求的创业板的发行条件—业绩要增长,不能下滑,哪怕只下滑不到1%,也必须撤回材料。 春节时候,潘路都认为业绩认定方面问题不大。但因为感觉这次财务检查非同一般,会计师比较保守,认为这种以一张张合同构成收入的工程类公司,收入和成本的认定再认真也难免有考虑不周的地方,比较容易受到冲击。 经过无数次和会计师及券商保代的沟通、协调,最终选择放弃。 撤单让潘路一年多的努力付诸东流(他是公司为了上市专门聘请的),也让公司的老板很不开心。 白手起家一手创立起这家公司的老板,为了这次上市,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但主要不是财富缩水的问题。而是上市前,老板对政府、股东员工、客户、供应商、利益相关者都有些承诺,现在这些都需要重新解释。 在潘路看来,这单IPO也不是一点回旋余地没有,毕竟财务处理是有很多主观理解的。但为慎重起见,这单撤就撤了,公司反正运营业绩不错,等待业绩符合标准了,继续再申请就是。 自查阶段,提交终止审查申请的有162家企业,其中,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分别为9家、47家、106家。潘路自己所知道的五六家撤回创业板申请的,基本上是因为业绩达不到要求。 按照比例,这次专项检查创业板受到冲击显然也最大。潘路不是不知道之前创业板出现过很多诸如造假、上市就业绩变脸的问题。 但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更严格的审核吗?按照潘路浸淫中国资本市场十多年的经验,他认为这样的后果是很可能导致更加高超的造假。 和潘路相比,陈思明(化名)对此次财务检查持欢迎态度。陈思明是一名保代。这次他手头有一个项目参加IPO财务检查,他没有撤单。 虽然也是上天入地地去收集各种财务底稿,感觉到累,但陈思明觉得这原本就是保代的职责所在。“这些要求,原本就是过去证监会一贯的要求,并不严苛,也没有超出想象,这一次只是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落实而已。” 至于创业板的业绩要求,陈思明觉得,对“高风险的项目”提高“计提”,无可厚非,同时也是在“敲山震虎”。 撤单之后,潘路和老板并没有闲下来,因为各类机构来访者尤其是PE、上市公司投资部门等,不停来访。 他们基本是来寻求并购机会的。现阶段资本市场认可,能做到拟上市阶段的公司,基本算是股权结构明晰、财务梳理妥当、管理运营较好、有着良好发展前景的公司,是具有投资价值的,IPO不成并购机会显现。撤单的企业已成为并购机会的富矿区。 事实上,证监会这两年来力推并购来改变当前资本市场只盯着IPO的融资现状,一直鼓励优质的上市公司通过市场化并购手段进行产业整合。 “证监会对收购的审核比IPO简单得多。”潘路说,为了让并购成为今后融资的一个大方向,证监会对上市公司并购非上市公司方面的政策相当宽松。 并购也是个多赢的途径:上市公司以较低的市盈率估值购买优质盈利资产去充实上市公司的业绩;拟上市公司可以不用再排队等IPO,通过装入上市公司实现股权证券化间接上市;PE和机构投资者们则可以早点在二级市场解禁退出…… 这一点,陈思明也认可。其实他本人已经开始着手考虑做一些并购业务。40岁的他,2009年取得保代资格,在成为保代之前,长期在上市公司工作,有着一定的实业经验。 不过潘路认为,绝大多数券商保代都没法做到像陈思明这样,较为轻松就能转向并购业务领域。 并购最考验人的智慧。需要好的中介机构,找到一些好的并购基金,需要真正懂并购并能熟练操作的人。但国内做并购做得好的,不是券商。 要做好并购,是需要想象力和执行力的。因为并购中利益相关方太多,就得准备若干套方案,像千手观音一样,对于各方的利益和妥协,能看得准,找得到。 但多数券商的投行只擅长严格按照证监会的要求,做IPO,有些条条框框抠得让潘路觉得“简直要把律所的饭碗一并抢下来”,非常没有想象力。 除了并购,还有重组等其他的资本运营方式。在潘路看来,目前券商投行部门在这些业务面前还远未准备好。从去年IPO暂停开始,投行就不好做了。这次以后,如果还不转型,未来日子将更难过。[导读]IPO撤单的企业已成为并购机会的富矿区 一场运动式的专项财务检查,让中国式IPO“原形毕露”。 潘路(化名)是北京某拟上市公司董秘,他其实一点都不愿意和人讲自己公司IPO撤单的事情。 直到最后一天,3月31日,证监会规定的提交财务自查工作报告的截止日期,公司才最终决定撤回材料,终止目前到创业板IPO的上市申请。 原因很简单,公司的业绩没能达到证监会要求的创业板的发行条件—业绩要增长,不能下滑,哪怕只下滑不到1%,也必须撤回材料。 春节时候,潘路都认为业绩认定方面问题不大。但因为感觉这次财务检查非同一般,会计师比较保守,认为这种以一张张合同构成收入的工程类公司,收入和成本的认定再认真也难免有考虑不周的地方,比较容易受到冲击。 经过无数次和会计师及券商保代的沟通、协调,最终选择放弃。 撤单让潘路一年多的努力付诸东流(他是公司为了上市专门聘请的),也让公司的老板很不开心。 白手起家一手创立起这家公司的老板,为了这次上市,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但主要不是财富缩水的问题。而是上市前,老板对政府、股东员工、客户、供应商、利益相关者都有些承诺,现在这些都需要重新解释。 在潘路看来,这单IPO也不是一点回旋余地没有,毕竟财务处理是有很多主观理解的。但为慎重起见,这单撤就撤了,公司反正运营业绩不错,等待业绩符合标准了,继续再申请就是。 自查阶段,提交终止审查申请的有162家企业,其中,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分别为9家、47家、106家。潘路自己所知道的五六家撤回创业板申请的,基本上是因为业绩达不到要求。 按照比例,这次专项检查创业板受到冲击显然也最大。潘路不是不知道之前创业板出现过很多诸如造假、上市就业绩变脸的问题。 但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更严格的审核吗?按照潘路浸淫中国资本市场十多年的经验,他认为这样的后果是很可能导致更加高超的造假。 和潘路相比,陈思明(化名)对此次财务检查持欢迎态度。陈思明是一名保代。这次他手头有一个项目参加IPO财务检查,他没有撤单。 虽然也是上天入地地去收集各种财务底稿,感觉到累,但陈思明觉得这原本就是保代的职责所在。“这些要求,原本就是过去证监会一贯的要求,并不严苛,也没有超出想象,这一次只是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落实而已。” 至于创业板的业绩要求,陈思明觉得,对“高风险的项目”提高“计提”,无可厚非,同时也是在“敲山震虎”。 撤单之后,潘路和老板并没有闲下来,因为各类机构来访者尤其是PE、上市公司投资部门等,不停来访。 他们基本是来寻求并购机会的。现阶段资本市场认可,能做到拟上市阶段的公司,基本算是股权结构明晰、财务梳理妥当、管理运营较好、有着良好发展前景的公司,是具有投资价值的,IPO不成并购机会显现。撤单的企业已成为并购机会的富矿区。 事实上,证监会这两年来力推并购来改变当前资本市场只盯着IPO的融资现状,一直鼓励优质的上市公司通过市场化并购手段进行产业整合。 “证监会对收购的审核比IPO简单得多。”潘路说,为了让并购成为今后融资的一个大方向,证监会对上市公司并购非上市公司方面的政策相当宽松。 并购也是个多赢的途径:上市公司以较低的市盈率估值购买优质盈利资产去充实上市公司的业绩;拟上市公司可以不用再排队等IPO,通过装入上市公司实现股权证券化间接上市;PE和机构投资者们则可以早点在二级市场解禁退出…… 这一点,陈思明也认可。其实他本人已经开始着手考虑做一些并购业务。40岁的他,2009年取得保代资格,在成为保代之前,长期在上市公司工作,有着一定的实业经验。 不过潘路认为,绝大多数券商保代都没法做到像陈思明这样,较为轻松就能转向并购业务领域。 并购最考验人的智慧。需要好的中介机构,找到一些好的并购基金,需要真正懂并购并能熟练操作的人。但国内做并购做得好的,不是券商。 要做好并购,是需要想象力和执行力的。因为并购中利益相关方太多,就得准备若干套方案,像千手观音一样,对于各方的利益和妥协,能看得准,找得到。 但多数券商的投行只擅长严格按照证监会的要求,做IPO,有些条条框框抠得让潘路觉得“简直要把律所的饭碗一并抢下来”,非常没有想象力。 除了并购,还有重组等其他的资本运营方式。在潘路看来,目前券商投行部门在这些业务面前还远未准备好。从去年IPO暂停开始,投行就不好做了。这次以后,如果还不转型,未来日子将更难过。[导读]IPO撤单的企业已成为并购机会的富矿区 一场运动式的专项财务检查,让中国式IPO“原形毕露”。 潘路(化名)是北京某拟上市公司董秘,他其实一点都不愿意和人讲自己公司IPO撤单的事情。 直到最后一天,3月31日,证监会规定的提交财务自查工作报告的截止日期,公司才最终决定撤回材料,终止目前到创业板IPO的上市申请。 原因很简单,公司的业绩没能达到证监会要求的创业板的发行条件—业绩要增长,不能下滑,哪怕只下滑不到1%,也必须撤回材料。 春节时候,潘路都认为业绩认定方面问题不大。但因为感觉这次财务检查非同一般,会计师比较保守,认为这种以一张张合同构成收入的工程类公司,收入和成本的认定再认真也难免有考虑不周的地方,比较容易受到冲击。 经过无数次和会计师及券商保代的沟通、协调,最终选择放弃。 撤单让潘路一年多的努力付诸东流(他是公司为了上市专门聘请的),也让公司的老板很不开心。 白手起家一手创立起这家公司的老板,为了这次上市,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但主要不是财富缩水的问题。而是上市前,老板对政府、股东员工、客户、供应商、利益相关者都有些承诺,现在这些都需要重新解释。 在潘路看来,这单IPO也不是一点回旋余地没有,毕竟财务处理是有很多主观理解的。但为慎重起见,这单撤就撤了,公司反正运营业绩不错,等待业绩符合标准了,继续再申请就是。 自查阶段,提交终止审查申请的有162家企业,其中,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分别为9家、47家、106家。潘路自己所知道的五六家撤回创业板申请的,基本上是因为业绩达不到要求。 按照比例,这次专项检查创业板受到冲击显然也最大。潘路不是不知道之前创业板出现过很多诸如造假、上市就业绩变脸的问题。 但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更严格的审核吗?按照潘路浸淫中国资本市场十多年的经验,他认为这样的后果是很可能导致更加高超的造假。 和潘路相比,陈思明(化名)对此次财务检查持欢迎态度。陈思明是一名保代。这次他手头有一个项目参加IPO财务检查,他没有撤单。 虽然也是上天入地地去收集各种财务底稿,感觉到累,但陈思明觉得这原本就是保代的职责所在。“这些要求,原本就是过去证监会一贯的要求,并不严苛,也没有超出想象,这一次只是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落实而已。” 至于创业板的业绩要求,陈思明觉得,对“高风险的项目”提高“计提”,无可厚非,同时也是在“敲山震虎”。 撤单之后,潘路和老板并没有闲下来,因为各类机构来访者尤其是PE、上市公司投资部门等,不停来访。 他们基本是来寻求并购机会的。现阶段资本市场认可,能做到拟上市阶段的公司,基本算是股权结构明晰、财务梳理妥当、管理运营较好、有着良好发展前景的公司,是具有投资价值的,IPO不成并购机会显现。撤单的企业已成为并购机会的富矿区。 事实上,证监会这两年来力推并购来改变当前资本市场只盯着IPO的融资现状,一直鼓励优质的上市公司通过市场化并购手段进行产业整合。 “证监会对收购的审核比IPO简单得多。”潘路说,为了让并购成为今后融资的一个大方向,证监会对上市公司并购非上市公司方面的政策相当宽松。 并购也是个多赢的途径:上市公司以较低的市盈率估值购买优质盈利资产去充实上市公司的业绩;拟上市公司可以不用再排队等IPO,通过装入上市公司实现股权证券化间接上市;PE和机构投资者们则可以早点在二级市场解禁退出…… 这一点,陈思明也认可。其实他本人已经开始着手考虑做一些并购业务。40岁的他,2009年取得保代资格,在成为保代之前,长期在上市公司工作,有着一定的实业经验。 不过潘路认为,绝大多数券商保代都没法做到像陈思明这样,较为轻松就能转向并购业务领域。 并购最考验人的智慧。需要好的中介机构,找到一些好的并购基金,需要真正懂并购并能熟练操作的人。但国内做并购做得好的,不是券商。 要做好并购,是需要想象力和执行力的。因为并购中利益相关方太多,就得准备若干套方案,像千手观音一样,对于各方的利益和妥协,能看得准,找得到。 但多数券商的投行只擅长严格按照证监会的要求,做IPO,有些条条框框抠得让潘路觉得“简直要把律所的饭碗一并抢下来”,非常没有想象力。 除了并购,还有重组等其他的资本运营方式。在潘路看来,目前券商投行部门在这些业务面前还远未准备好。从去年IPO暂停开始,投行就不好做了。这次以后,如果还不转型,未来日子将更难过。[导读]IPO撤单的企业已成为并购机会的富矿区 一场运动式的专项财务检查,让中国式IPO“原形毕露”。 潘路(化名)是北京某拟上市公司董秘,他其实一点都不愿意和人讲自己公司IPO撤单的事情。 直到最后一天,3月31日,证监会规定的提交财务自查工作报告的截止日期,公司才最终决定撤回材料,终止目前到创业板IPO的上市申请。 原因很简单,公司的业绩没能达到证监会要求的创业板的发行条件—业绩要增长,不能下滑,哪怕只下滑不到1%,也必须撤回材料。 春节时候,潘路都认为业绩认定方面问题不大。但因为感觉这次财务检查非同一般,会计师比较保守,认为这种以一张张合同构成收入的工程类公司,收入和成本的认定再认真也难免有考虑不周的地方,比较容易受到冲击。 经过无数次和会计师及券商保代的沟通、协调,最终选择放弃。 撤单让潘路一年多的努力付诸东流(他是公司为了上市专门聘请的),也让公司的老板很不开心。 白手起家一手创立起这家公司的老板,为了这次上市,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但主要不是财富缩水的问题。而是上市前,老板对政府、股东员工、客户、供应商、利益相关者都有些承诺,现在这些都需要重新解释。 在潘路看来,这单IPO也不是一点回旋余地没有,毕竟财务处理是有很多主观理解的。但为慎重起见,这单撤就撤了,公司反正运营业绩不错,等待业绩符合标准了,继续再申请就是。 自查阶段,提交终止审查申请的有162家企业,其中,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分别为9家、47家、106家。潘路自己所知道的五六家撤回创业板申请的,基本上是因为业绩达不到要求。 按照比例,这次专项检查创业板受到冲击显然也最大。潘路不是不知道之前创业板出现过很多诸如造假、上市就业绩变脸的问题。 但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更严格的审核吗?按照潘路浸淫中国资本市场十多年的经验,他认为这样的后果是很可能导致更加高超的造假。 和潘路相比,陈思明(化名)对此次财务检查持欢迎态度。陈思明是一名保代。这次他手头有一个项目参加IPO财务检查,他没有撤单。 虽然也是上天入地地去收集各种财务底稿,感觉到累,但陈思明觉得这原本就是保代的职责所在。“这些要求,原本就是过去证监会一贯的要求,并不严苛,也没有超出想象,这一次只是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落实而已。” 至于创业板的业绩要求,陈思明觉得,对“高风险的项目”提高“计提”,无可厚非,同时也是在“敲山震虎”。 撤单之后,潘路和老板并没有闲下来,因为各类机构来访者尤其是PE、上市公司投资部门等,不停来访。 他们基本是来寻求并购机会的。现阶段资本市场认可,能做到拟上市阶段的公司,基本算是股权结构明晰、财务梳理妥当、管理运营较好、有着良好发展前景的公司,是具有投资价值的,IPO不成并购机会显现。撤单的企业已成为并购机会的富矿区。 事实上,证监会这两年来力推并购来改变当前资本市场只盯着IPO的融资现状,一直鼓励优质的上市公司通过市场化并购手段进行产业整合。 “证监会对收购的审核比IPO简单得多。”潘路说,为了让并购成为今后融资的一个大方向,证监会对上市公司并购非上市公司方面的政策相当宽松。 并购也是个多赢的途径:上市公司以较低的市盈率估值购买优质盈利资产去充实上市公司的业绩;拟上市公司可以不用再排队等IPO,通过装入上市公司实现股权证券化间接上市;PE和机构投资者们则可以早点在二级市场解禁退出…… 这一点,陈思明也认可。其实他本人已经开始着手考虑做一些并购业务。40岁的他,2009年取得保代资格,在成为保代之前,长期在上市公司工作,有着一定的实业经验。 不过潘路认为,绝大多数券商保代都没法做到像陈思明这样,较为轻松就能转向并购业务领域。 并购最考验人的智慧。需要好的中介机构,找到一些好的并购基金,需要真正懂并购并能熟练操作的人。但国内做并购做得好的,不是券商。 要做好并购,是需要想象力和执行力的。因为并购中利益相关方太多,就得准备若干套方案,像千手观音一样,对于各方的利益和妥协,能看得准,找得到。 但多数券商的投行只擅长严格按照证监会的要求,做IPO,有些条条框框抠得让潘路觉得“简直要把律所的饭碗一并抢下来”,非常没有想象力。 除了并购,还有重组等其他的资本运营方式。在潘路看来,目前券商投行部门在这些业务面前还远未准备好。从去年IPO暂停开始,投行就不好做了。这次以后,如果还不转型,未来日子将更难过。[导读]IPO撤单的企业已成为并购机会的富矿区 一场运动式的专项财务检查,让中国式IPO“原形毕露”。 潘路(化名)是北京某拟上市公司董秘,他其实一点都不愿意和人讲自己公司IPO撤单的事情。 直到最后一天,3月31日,证监会规定的提交财务自查工作报告的截止日期,公司才最终决定撤回材料,终止目前到创业板IPO的上市申请。 原因很简单,公司的业绩没能达到证监会要求的创业板的发行条件—业绩要增长,不能下滑,哪怕只下滑不到1%,也必须撤回材料。 春节时候,潘路都认为业绩认定方面问题不大。但因为感觉这次财务检查非同一般,会计师比较保守,认为这种以一张张合同构成收入的工程类公司,收入和成本的认定再认真也难免有考虑不周的地方,比较容易受到冲击。 经过无数次和会计师及券商保代的沟通、协调,最终选择放弃。 撤单让潘路一年多的努力付诸东流(他是公司为了上市专门聘请的),也让公司的老板很不开心。 白手起家一手创立起这家公司的老板,为了这次上市,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但主要不是财富缩水的问题。而是上市前,老板对政府、股东员工、客户、供应商、利益相关者都有些承诺,现在这些都需要重新解释。 在潘路看来,这单IPO也不是一点回旋余地没有,毕竟财务处理是有很多主观理解的。但为慎重起见,这单撤就撤了,公司反正运营业绩不错,等待业绩符合标准了,继续再申请就是。 自查阶段,提交终止审查申请的有162家企业,其中,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分别为9家、47家、106家。潘路自己所知道的五六家撤回创业板申请的,基本上是因为业绩达不到要求。 按照比例,这次专项检查创业板受到冲击显然也最大。潘路不是不知道之前创业板出现过很多诸如造假、上市就业绩变脸的问题。 但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更严格的审核吗?按照潘路浸淫中国资本市场十多年的经验,他认为这样的后果是很可能导致更加高超的造假。 和潘路相比,陈思明(化名)对此次财务检查持欢迎态度。陈思明是一名保代。这次他手头有一个项目参加IPO财务检查,他没有撤单。 虽然也是上天入地地去收集各种财务底稿,感觉到累,但陈思明觉得这原本就是保代的职责所在。“这些要求,原本就是过去证监会一贯的要求,并不严苛,也没有超出想象,这一次只是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落实而已。” 至于创业板的业绩要求,陈思明觉得,对“高风险的项目”提高“计提”,无可厚非,同时也是在“敲山震虎”。 撤单之后,潘路和老板并没有闲下来,因为各类机构来访者尤其是PE、上市公司投资部门等,不停来访。 他们基本是来寻求并购机会的。现阶段资本市场认可,能做到拟上市阶段的公司,基本算是股权结构明晰、财务梳理妥当、管理运营较好、有着良好发展前景的公司,是具有投资价值的,IPO不成并购机会显现。撤单的企业已成为并购机会的富矿区。 事实上,证监会这两年来力推并购来改变当前资本市场只盯着IPO的融资现状,一直鼓励优质的上市公司通过市场化并购手段进行产业整合。 “证监会对收购的审核比IPO简单得多。”潘路说,为了让并购成为今后融资的一个大方向,证监会对上市公司并购非上市公司方面的政策相当宽松。 并购也是个多赢的途径:上市公司以较低的市盈率估值购买优质盈利资产去充实上市公司的业绩;拟上市公司可以不用再排队等IPO,通过装入上市公司实现股权证券化间接上市;PE和机构投资者们则可以早点在二级市场解禁退出…… 这一点,陈思明也认可。其实他本人已经开始着手考虑做一些并购业务。40岁的他,2009年取得保代资格,在成为保代之前,长期在上市公司工作,有着一定的实业经验。 不过潘路认为,绝大多数券商保代都没法做到像陈思明这样,较为轻松就能转向并购业务领域。 并购最考验人的智慧。需要好的中介机构,找到一些好的并购基金,需要真正懂并购并能熟练操作的人。但国内做并购做得好的,不是券商。 要做好并购,是需要想象力和执行力的。因为并购中利益相关方太多,就得准备若干套方案,像千手观音一样,对于各方的利益和妥协,能看得准,找得到。 但多数券商的投行只擅长严格按照证监会的要求,做IPO,有些条条框框抠得让潘路觉得“简直要把律所的饭碗一并抢下来”,非常没有想象力。 除了并购,还有重组等其他的资本运营方式。在潘路看来,目前券商投行部门在这些业务面前还远未准备好。从去年IPO暂停开始,投行就不好做了。这次以后,如果还不转型,未来日子将更难过。[导读]IPO撤单的企业已成为并购机会的富矿区 一场运动式的专项财务检查,让中国式IPO“原形毕露”。 潘路(化名)是北京某拟上市公司董秘,他其实一点都不愿意和人讲自己公司IPO撤单的事情。 直到最后一天,3月31日,证监会规定的提交财务自查工作报告的截止日期,公司才最终决定撤回材料,终止目前到创业板IPO的上市申请。 原因很简单,公司的业绩没能达到证监会要求的创业板的发行条件—业绩要增长,不能下滑,哪怕只下滑不到1%,也必须撤回材料。 春节时候,潘路都认为业绩认定方面问题不大。但因为感觉这次财务检查非同一般,会计师比较保守,认为这种以一张张合同构成收入的工程类公司,收入和成本的认定再认真也难免有考虑不周的地方,比较容易受到冲击。 经过无数次和会计师及券商保代的沟通、协调,最终选择放弃。 撤单让潘路一年多的努力付诸东流(他是公司为了上市专门聘请的),也让公司的老板很不开心。 白手起家一手创立起这家公司的老板,为了这次上市,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但主要不是财富缩水的问题。而是上市前,老板对政府、股东员工、客户、供应商、利益相关者都有些承诺,现在这些都需要重新解释。 在潘路看来,这单IPO也不是一点回旋余地没有,毕竟财务处理是有很多主观理解的。但为慎重起见,这单撤就撤了,公司反正运营业绩不错,等待业绩符合标准了,继续再申请就是。 自查阶段,提交终止审查申请的有162家企业,其中,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分别为9家、47家、106家。潘路自己所知道的五六家撤回创业板申请的,基本上是因为业绩达不到要求。 按照比例,这次专项检查创业板受到冲击显然也最大。潘路不是不知道之前创业板出现过很多诸如造假、上市就业绩变脸的问题。 但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更严格的审核吗?按照潘路浸淫中国资本市场十多年的经验,他认为这样的后果是很可能导致更加高超的造假。 和潘路相比,陈思明(化名)对此次财务检查持欢迎态度。陈思明是一名保代。这次他手头有一个项目参加IPO财务检查,他没有撤单。 虽然也是上天入地地去收集各种财务底稿,感觉到累,但陈思明觉得这原本就是保代的职责所在。“这些要求,原本就是过去证监会一贯的要求,并不严苛,也没有超出想象,这一次只是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落实而已。” 至于创业板的业绩要求,陈思明觉得,对“高风险的项目”提高“计提”,无可厚非,同时也是在“敲山震虎”。 撤单之后,潘路和老板并没有闲下来,因为各类机构来访者尤其是PE、上市公司投资部门等,不停来访。 他们基本是来寻求并购机会的。现阶段资本市场认可,能做到拟上市阶段的公司,基本算是股权结构明晰、财务梳理妥当、管理运营较好、有着良好发展前景的公司,是具有投资价值的,IPO不成并购机会显现。撤单的企业已成为并购机会的富矿区。 事实上,证监会这两年来力推并购来改变当前资本市场只盯着IPO的融资现状,一直鼓励优质的上市公司通过市场化并购手段进行产业整合。 “证监会对收购的审核比IPO简单得多。”潘路说,为了让并购成为今后融资的一个大方向,证监会对上市公司并购非上市公司方面的政策相当宽松。 并购也是个多赢的途径:上市公司以较低的市盈率估值购买优质盈利资产去充实上市公司的业绩;拟上市公司可以不用再排队等IPO,通过装入上市公司实现股权证券化间接上市;PE和机构投资者们则可以早点在二级市场解禁退出…… 这一点,陈思明也认可。其实他本人已经开始着手考虑做一些并购业务。40岁的他,2009年取得保代资格,在成为保代之前,长期在上市公司工作,有着一定的实业经验。 不过潘路认为,绝大多数券商保代都没法做到像陈思明这样,较为轻松就能转向并购业务领域。 并购最考验人的智慧。需要好的中介机构,找到一些好的并购基金,需要真正懂并购并能熟练操作的人。但国内做并购做得好的,不是券商。 要做好并购,是需要想象力和执行力的。因为并购中利益相关方太多,就得准备若干套方案,像千手观音一样,对于各方的利益和妥协,能看得准,找得到。 但多数券商的投行只擅长严格按照证监会的要求,做IPO,有些条条框框抠得让潘路觉得“简直要把律所的饭碗一并抢下来”,非常没有想象力。 除了并购,还有重组等其他的资本运营方式。在潘路看来,目前券商投行部门在这些业务面前还远未准备好。从去年IPO暂停开始,投行就不好做了。这次以后,如果还不转型,未来日子将更难过。
    • (赞)1046回复
    • 123123123
    • (赞)815回复
    • BOSS
    • 3#
    • 2013-05-10 14:34:09
    • 看来柳传志还挺有人情味的!
    • (赞)867回复
  • 跳转至
  • 下一页
  • 上一页
  • 热门新闻
    [导读]IPO撤单的企业已成为并购机会的富矿区 ...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柳传志之女柳青,作为高盛公司直接投资部董事...
    [导读]结谊多年的卜广齐和刘强东最终在资本裹挟之下图穷匕见。...
    据路透社报道,在加强市场干预,强调为了让人民币自由化必须跨入...
      香港3月初开始实施“限奶令”,规定每人离开香港时携带奶粉...
      2月底以来,孔长征就为母校河南机电高等专科学校(以下简称...
    新浪微博
    缤纷首页 缤纷新闻 缤纷娱乐 缤纷游戏 缤纷体育 缤纷科技 缤纷汽车 缤纷财经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广告投放 产品服务 信息举报
    注:本站所有新闻来源于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联系E-mail:binfen@vip.sina.com
    Copyright © 2012-2018 缤纷网 沪ICP备13005503号